天津宁河南窝庄张氏家谱

天津宁河县南窝庄数字家谱

支系始祖与始迁祖:本支始祖张景周(锦州)大约清晚期定居于天津宁河县南窝庄,始迁祖张纯,字子厚携家迁往天津塘沽区(现滨海新区)在此定居并开支,故定子厚为本支系始迁祖。

本支声明:各位宗亲大家好,此数字家谱支系由我整理并借平台的便利发布网络,如你发现本家谱的错误地方,请联系修改。系谱学是一个不断完善、整理、考证的过程,尽可能的记录历史更真实家族历史。编写本支家族历史档案簿,留给后世子孙以作家族志史研究。

本支字辈:

News
悼念表哥张允中先生 悼文
Thursday, June 8, 2023 11:39 AM

听大舅说,张家本是官宦人家,当年在张家坟山旁,有此标记:「文武百官,到此下马。」后来,家道中落。姥爷一生行医,仁心仁术,为人高洁、公义、耿直,不攀权附势。这些品格在母亲、舅舅、表哥身上都有体现。
上世纪五十年代,允中表哥在天津公安学校任教官,风华正茂。
周末,他常来我家看望老姑(我母亲)。因酷爱文艺,曾带我去看天津人艺的话剧「钗头凤」及天津歌舞剧院演的「柳毅传书」等剧目。
1957年,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表哥中学的一位语文老师因所谓的历史问题曾被批判、整肃过。他是老师的得意门生,便仗义执言。结果,被打成右派。罪名是为反动教师鸣冤叫屈。
之后被下放到工厂,过了多年屈辱的生活。终日,沈默寡言。
平反后,被调入检察院任职。他酷爱文学,勤于笔耕,以法律为主题,发表文学作品。后来专攻书法,成绩斐然!获得中国当代书画名人及世界艺术名人证书。
他命运多舛,刚退休两年,突发脑栓塞,行动不便。他与病魔顽强斗争23年,学会了走路,又重新握起了笔。
他曾送我书法作品多幅。在海外,被学者、教授高度评价。他终生遨游在广博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与大自然日日对话,浑然一体,无比愉悦!
表哥如飞而去,高尚的品格,会永远鼓励我们向上!立华

关于我家亲戚口述
Thursday, June 8, 2023 11:38 AM

大卉卉你好,
因为沒有你家人微信,所以一直沒有沟通。大姐转来你的悼文,才知你爷爷过世。我给表妹们打电话问询此事,才知你爷过世己多天。我马上打电话给你奶奶,你奶奶向我叙说了整个过程,说走的很安详,因为疫情发生所以沒告诉我。听到此讯,我非常伤心难过,又为沒去亲自送行而遗憾。
大哥永远地走了,再也见不到了,心中隐隐作痛。
和大哥的往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几十年半个世纪之多的往来。
母亲和两位兄长及嫂子关系极好,由于我姥姥,姥爷去世早,母亲由哥嫂照顾长大。她的辫子都由你太奶奶给梳,有一根梳不对,就得重梳(母亲小时娇惯),嫂子们照顾十分到位。母亲和嫂子们的和谐关系,世上难找。你爷爷和我母亲关系更好,姑侄相得益彰。母亲很疼大侄子,你爷爷在天津工作时,常常来我家,两天不见三天准见,你爷爷只要到我家,我父母就给做好吃的。多做几个菜,我们也沾光,饱吃一顿,所以我们特盼大哥到我家。大哥最喜欢姑父教他的一种汤:将葱花、虾米皮, 香油、酱油、醋放在碗底,一冲就是一碗热腾腾的汤水。大哥知识渊博,给我们讲知识,讲故事,天文地理样样懂,我们都很崇拜他,敬仰他。大哥不仅习文,也习武。他的字不仅棒,武功更棒。记得上初中时候,大哥一天到我家,对我说你喜欢学武术吗?我楞了一下,说你会吗?他说会。把我带到前院里,做了一节武术功,把我看呆了,那一招一式真叫绝,看着我目瞪口呆,大哥原来还会武术。不比武艺人差。每个动作都很认真,脸憋的通红。大家不知道他会武术。我奔走相告家人。后来,大哥每次来都教我武术,每次只有我一人。不知为啥。(可能姐姐上大学不在家,弟妹们还小)我跟大哥沒少学,至今还记得十几节。后来学校组织剑术大队,参加国庆游行,在选拔时,我被选中,因为我一招一术像模像样,那都是大哥教的,现在想起来都历历在目。
小时候,我家女孩多。大舅家只有大哥一个孩子。听大人讲,大舅要过继我们家一个女孩,那时我姐比我大,想要她,走的那天,她说什么也不去,看见我站在那,就说老大不去,带老二吧。舅母拉着我的手说跟我走吧,我答应了。给我换件新衣服,我拉着大舅母手高高兴兴地走了。那时只有3,4岁。在大舅家一呆就是好几年,也不想家。在大舅家,吃的好,睡得好,一切由大舅母打理,给我梳头,穿衣,走哪都带着我。就三口人(大哥在天津工作不在家)那时好幸福呀。每天早晨吃过早点后,我拿着小篮和祝平(那时有振中才两岁左右。悦平,丽平都沒出生,)就一块出门玩了,最爱去的是河边,一玩就一上午,和泥呀,捉小虾吃饭了才回家。那时沒有柏油马路,都是土道。一下雨泥泞一片,我们就光着脚在泥道上走。好有趣。那时我认识了好多邻居家小孩在一块玩,在一块闹,一块做游戏趣事多多,留下许多美好回忆。舅母很疼爱我,为了我,沒少受累。也就是你的太奶奶。可惜走的有点早,是一位慈善的老人。
到我快上学的年龄。大人们决定还是回天津让我上学。加之,我和祝平总掐架,不是动口,就是动手。双方家长不停地哄劝,着实很累。决定让我回津。走的那天我默默不语。知道要走了,也有些不舍。舅母给我换上一身新衣,泪水婆娑。到了天津坐三轮车回家,在车上舅母给了我五分线,那时的五分可是不少。到了家见了父母都快不认识了。紧紧拉着舅母的衣角。母亲过来抱我,我双眼不知所措。姐姐知道我有五分钱,要走三分。那留下的二分钱,也不知干什么了,也许给弟妹了………
回津上学后,和大哥见面的机会就多了。最少一星期两次来看老姑。
他就是我的家人。我也把他当作我的亲大哥。后来大哥结婚了,来的次数少了。调回塘沽工作,有了小明,小宽后要工作又要照顾家庭,不得多来,但也是还有联系的。文革动乱,我上山下乡,一走八年。与之失联。回城后,文革结束,各家才又通畅起来。以后的日子就自由化了,正常走动,你来我往。慢慢的我们变老……
大哥是我们的长兄,是我们的榜样兄长。多才多艺,文武双全是难得的人才,也是区区可数的精英,一身正气,铮铮硬骨,留给我们的是宝贵的精神,及敬重的人品。礼德高尚值得我们永记。愿大哥天堂安好。天堂极乐!
想你的妹一秋华。2020年3月29日

先母张子贞生前口述
Thursday, June 8, 2023 11:36 AM

    记录:其父名叫张景周(是景周还是锦州,待有机会去宁河城里查一下县志确定)。其母张于氏,育有两子一女。长子张纯,字子厚;次子张粹,字子枫,女儿张品,字子贞。
    允中表哥说,家中有个镜框,内有家谱,祖上也是官宦人家,使奴唤婢。张家有个坟山,旁边有个标记:“文武百官,到此下马。”之后家道中落。幼年生长在天津宁河县南窝庄,允中表哥与我母亲相差十三岁,他说:“记得小时候老姑常抱着我。”后来举家搬至老宁河镇城里南街。
    中医是中华文化一颗璀璨的明珠,对中华民族的生息繁衍有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医药是从生命出发,是动态中的宇宙和活的人的一种交流关系、平衡状态,追求人和自然的和谐,人和社会的和谐,还有人们自身五藏六腑关系之间功能的平衡与和谐。我的外祖父就是中医,终身悬壶济世,仁心仁术。
    19世纪末天津小站,之所以受到欧美列强的关注,源于“小站练兵”。1895年12月,编练新军的大旗在小站竖起,新军在征兵标准、军队编制、武器装备等都参照近代欧洲国家的标准,外祖父曾在小站兵营行医。
    年迈返回故里后,仍用妙手普惠众生,为人刚正不阿,气宇轩昂。他对贫苦人舍医舍药,但是绝不攀附权贵,宁河镇有一个汉奸齐燮元,其母去世后,他发给全镇每家白布若干,强迫人们去悼念。外祖父坚决抵制。
    张家亲戚中有个名叫张枫的人,因担任过日本翻译,外祖父连同族里其他人坚决抵制他死后埋入张家坟山。
外祖父这种刚正不阿的品质在我舅舅、母亲和表哥、表弟、表姐妹的身上都有体现。

Who is online
No signed-in and no anonymous users
Favorites
fancy-imagebar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