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宁河南窝庄张氏家谱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网站《捐赠簿》
如何创建家谱历史档案簿?
网站有那些特色功能?任何人都可以编辑修谱吗?
如何使用网站编写家谱?如何修谱续谱?如何为家谱创建支系?
我是华裔炎黄子孙,祖籍台湾,网站支持英文或者汉语繁体字吗?
为什么搜索不到族人?
网站家谱数据与我家谱记载不一致?能修改吗?
关于网站的隐私
网站生卒年月日是阴历还是阳历?附:天干地支纪年换算工具下载

网站《捐赠簿》

族簿致力于记录全球华人家族历史和血缘关系的网站,它由石棹居士创建并维护,他将以时间为奉献让网站成为一个珍贵的家族史志档案簿。您的捐赠和支持推动网站更好的发展,这是为子孙积福,为后代留下家族文化财富。

1、2020/12/08 重庆云阳五间沟边户姚氏子孙 姚新林 捐赠88元

2、2021/09/01 重庆云阳石桌子柯氏子孙 柯浩 捐赠999元        

3、2022/06/08 江西吉安泰和黄氏道祯公支系黄黎捐赠100元

4、2022/10/16 深圳市龙岗区(龙岗圩)杨梅岗禾场头赖氏支系捐赠188元

5、2023/04/08 广西贵港庆丰大炉村陈伯宇捐赠99元

6、2023/04/13 重庆衣里三甲七塘支系贵州金沙杨大森捐赠99元

7、2023/05/01 河南新安五头镇金华捐赠99元

8、2023/05/01 巴荷屯许氏“横地”支系许敬福捐赠99元

9、2023/05/15 四川金川卡撒马厂张氏支系捐赠99元

10、2023/05/16 湖北黄陂匡家嘴匡氏西分派匡胜景捐赠99元

11、2023/05/25 杭州运河叶郝那拉氏捐赠99元

12、2023/05/29 山东潍坊相州王氏支系王爱宁捐赠200元

12、2023/06/08 天津宁河南窝庄张氏支系良卉捐赠110元

13、2023/06/21 安徽马鞍山当涂姑孰(迁成都)支系王桂春(贵春)捐赠200元

14、2023/06/25 四川成都新津共和村王氏宗亲捐赠200元

15、2023/06/28 台湾台南嘉义(疑似)迁彰化謝依璇捐赠658元

16、2023/07/04 廣東新會滘頭村石咀里趙氏宗亲捐赠100元

17、2023/12/20 河南固始沈氏(泉河支系)玖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沈玉元捐赠400元

18、2024/02/18 河北故城建国陈庄陈强捐赠500元


如何创建家谱历史档案簿?

1)如何创建家谱

    族簿(Gensbook)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的、在线协作数字家谱编修平台,旨在创建一个记录全球华人家族历史和血缘关系的档案簿。人人参与创建家庭族簿,编写家谱、续修族谱、撰写家史。网站所有服务、技术支持都取决于网站创始人石槕居士的时间奉献,这将是以工作、娱乐和家庭为代价。所以本网站采用捐赠制度,对网站进行捐赠即可获取创建家谱的权限,捐赠金额最低200元。

2)如何对网站捐赠

    捐赠的方式可通过淘宝及实物(电子家谱等),请淘宝搜索店铺名称:怒熊网络,联系店主。您也可以添加我的微信号ke#xiyi#2019(去掉#号)进行捐赠。其它捐赠请联系邮箱49890338#qq.com(请把#换成@),您的捐赠我们将记入本网站捐赠簿,感谢您的捐赠。


网站有那些特色功能?任何人都可以编辑修谱吗?

族簿可根据自己宗族姓氏自由创建、编写、修改家谱内容,任何人都能参与协作提交您的家谱支系。网站具有完整的修谱功能、隐私功能、协作功能、搜索功能、统计功能和图表功能,并支持多媒体,如照片和文档图像。作为一个Web在线家谱云平台,它促进了中华宗亲文化大家庭的参与和良好的家族文化传承,简化了中国姓氏续谱、修谱的协作过程,对当地人文历史、民俗人口、社会经济的研究有着独特的作用。


如何使用网站编写家谱?如何修谱续谱?如何为家谱创建支系?

一、注册与登录。
1)点击右上角“登陆”,“注册”,真实姓名建议填写真实,当然您也可以填写您的笔名,注册用户名是您的登陆名称(建议和真实姓名一样,可以是中文),注册后您的注册邮箱会收到族簿的验证邮件,点击邮件内的验证链接即可注册成功。
2)注册成功之后等待网站管理员确认,并分配给您的用户权限:网站会员,族谱编辑,族谱总编。

二、忘记用户名以及密码。
点击网站右上角“登陆”,然后点击“忘记密码”,输入注册用户时留的注册邮箱,系统将发送一封重置密码的邮件,点击邮件中修改密码链接即可修改登录密码。

三、如何创建支系编写家谱?
创建支系有两种方式:
1)网站能搜索到支系上面对接的人,点击“家庭”,点击“新增一个人作为其妻子”组成一个家庭,然后在家庭下面添加支系人的名称。
2)网站搜索不到支系上面对接的人,请注册会员联系网站管理员。

四、怎么添加一个人员?
先搜索定位到这个人,然后点击这个人的家庭信息(如果这个人没家庭需添加一个妻子组建成家庭),在这个家庭信息下添加子女。

特殊说明:

1)女姓,有姓无名,需入谱时,只填写姓氏栏如:张氏

2)女姓,无姓无名,需入谱时,只填写姓氏栏,丈夫名+夫人如:王家明夫人

五、如何修改、编写、完善现有个人
1)搜索找到这个人,点击个人名称右边“铅笔”图标,修改内容,确认,待后台管理员确定即可完成修改。
2)搜索找到这个人,可以添加事件和事实、家庭、传记、图片、出生与逝去年月日等信息。


我是华裔炎黄子孙,祖籍台湾,网站支持英文或者汉语繁体字吗?

族簿当前支持包括英文、汉语简体、汉语繁体、韩语、日语,越南语,您可以点击网站顶部右上角选择自己熟悉的语言。任何一个炎黄子孙都可以自由地为自己的宗族事业贡献自己的时间和才能,网站后期的所有服务、技术支持和未来发展都取决于网站创始人的时间奉献,这将是以工作、娱乐和家庭为代价。


为什么搜索不到族人?

1)可能您没有权限,请与管理员联系。
2)网站出于隐私保护考虑,只有逝去的个人才能被浏览。


网站家谱数据与我家谱记载不一致?能修改吗?

族簿中的内容属考古性质,且面向全球用户自由编辑,家谱数据可能会存在少许错误。历史是一个不断挖掘考古的过程,作为家谱考古者虽不能百分百保证数据准确,但出于对历史的尊重,网站承诺会做到更接近历史真实数据。族簿诚邀您的指点与考究,有任何错误您都可以自由修改网站上的家谱数据,前提是您持有可靠的家谱数据来源。


关于网站的隐私

个人隐私

族簿中关于个人隐私控制的基本概念是保护在世个人的相关隐私数据,各国民事法规均以“自然人”概念为民事权利主体,《民法典》第13条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网站当前隐私受到四个级别的控制:整个家谱级别、家谱全局级别、个人用户级别、个人记录级别,网站默认启用所有隐私选项。

整个家谱级别:

每个支系(家谱)的注册族人只能查看当前家谱的有限数据。

家谱全局级别:

1、显示去世人,这确定了基于上述访问级别的哪种类型用户可以看到去世个人的详细信息。

2、显示在世人名称(默认仅显示给本支系家族注册成员)。

3、网站会假设一个人死亡的年龄(默认= 120),族簿总是需要知道一个人是否还活着,网站首先通过寻找个人的死亡或埋葬事件来做到这一点,如果两者都不存在则查找简单的死亡标记(即族谱的个人去世事件),如果没有就必须做出预估,这就是假设死亡的目的。默认会假设所有120岁以上的人都已死亡。如果出生日期也未知,将尝试根据近亲的事件进行估计。注意:如果在隐私功能计算这个人亲属输入的日期时出错,则很可能会显示这个人仍然活着(或去世)。

个人用户级别:

指定允许族人能最多看到多少级宗族层次关系。

个人记录级别:

可以对记录(个人,家庭,来源,存储库,笔记,媒体等)或事实(出生,死亡,婚姻等)添加限制。

1、特定记录事实隐私,对于个人记录数据中的特定事件,可以向访客展示,向会员展示,向管理员展示。

2、数据输入错误隐私,有关配偶,子女,孙子女或父母的事件或事实的数据输入错误会影响该人的记录是否公开可见。例如,如果某人在2000年出生时没有死亡记录,但其家庭人员(配偶、子女、孙子女或父母)中有一个超过45岁且被设置为假定其死亡年龄事件,那么他将被网站定为死亡,因此不再被设为私密,将公开展示。


网站生卒年月日是阴历还是阳历?附:天干地支纪年换算工具下载

1)网站所有时间均采用我国传统阴历为标准,可以自行转换。阴阳历转换地址:http://sgbu.cn/hdjr/yinyangli/

2)族簿独家提供天干地支纪年换算小工具下载

功能非常强大

从民国至元大元(至元)纪年任意查询

支持公元年至干支年互算

Download

fancy-imagebar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 张纯字子厚 (1912–)